歡迎光臨 TXT小說天堂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鍵)
手機看小說:m.xstt5.com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學評論 > 《紅樓夢的人生智慧》在線閱讀 > 正文 第16章 金陵十二釵中的閨閣精英(8)
背景:                     字號: 加大    默認

《紅樓夢的人生智慧》 作者:周錫山

第16章 金陵十二釵中的閨閣精英(8)

  書中鳳姐在賈母面前談笑風生的眾多話語,如果收集起來,可以說是蔚為大觀,美不勝收的。對于鳳姐的談笑風生和插科打諢,慧眼識人的賈母是她的知音。賈母曾中肯的肯定她說:那是大禮不走兒,日常居家娘兒們說笑應活潑一些,“原該這樣”的。我們略舉數例,以見阿鳳言談的風采和智慧。

  她有時還故意諷刺嘲弄賈母幾句,有時還用批評的口氣來表揚賈母,贏得賈母暢心的笑聲。例如賈赦逼娶鴛鴦時,賈母很生氣,鳳姐兒就“指責”賈母說:“誰教老太太會調理人,調理的水蔥兒似的,怎么怨得人要?我幸虧是孫子媳婦,若是孫子,我早要了,還等到這會子呢。”賈母笑道:“這倒是我的不是了?”鳳姐兒笑道:“自然是老太太的不是了。”賈母笑道:“這樣,我也不要了,你帶了去罷!”鳳姐兒道:“等著修了這輩子,來生托生男人,我再要吧。”賈母笑道:“你帶了去,給璉兒放在屋里,看你那沒臉的公公還要不要了!”鳳姐兒道:“璉兒不配,就只配我和平兒這一對燒糊了的卷子和他混罷。”說的眾人都笑起來了。

  這番對話,不僅用批評法贊揚賈母,而且善于用自貶法來抬高和贊頌對方。這是鳳姐比別人棋高一著的出眾智慧的又一體現。

  ●對付情敵的多種手段和志在殲滅

  鳳姐對丈夫賈璉是榮國府長房賈赦的兒子,賈母的長孫。盡管賈璉的才能不及她,鳳姐給予賈璉應有的作為夫君的尊重。賈璉與其他不成器的賈府子弟相比較,他還有一些辦事能力。賈璉尊重鳳姐的治家地位和才華,喜歡她的美貌和風流,鳳姐也愛這個丈夫的,他們的感情很好。故而他們甚至在中午短暫的休息時,也會公然發生愉快的性愛。

  不僅對賈母,鳳姐對丈夫賈璉也能用伶俐聰慧體貼的語言籠絡,她絕對不是只會撒潑的河東獅吼。例如賈璉送黛玉去蘇州后回來,鳳姐經過協理寧國府,還正沉浸在勝利的喜悅中。此事鳳姐與丈夫久別重逢,她的情緒特別好,見內無外人,便笑道:“國舅老爺大喜!國舅老爺一路風塵辛苦。小的聽見昨日的頭起報馬(這里代指報告消息的人)來報,說今日大駕歸府,略預備了一杯水酒撣塵,不知賜光謬領否?”賈璉笑道:“豈敢豈敢,多承多承。”一面平兒與眾丫環參拜畢,獻茶。賈璉遂問別后家中的諸事,又謝鳳姐的操持勞碌。鳳姐道:“我那里照管得這些事!見識又淺,口角又笨,心腸又直率,人家給個棒褪,我就認作‘針’。臉又軟,擱不住人給兩句好話,心里就慈悲了。況且又沒經歷過大事,膽子又小,太太略有些不自在,就嚇得我連覺也睡不著了。我苦辭了幾回,太太又不容辭,倒反說我圖受用,不肯學習了。殊不知我是捏著一把汗兒呢。一句也不敢多說,一步也不敢多走。你是知道的,咱們家所有的這些管家奶奶們,那一位是好纏的?錯一點兒他們就笑話打趣,偏一點兒他們就指桑說槐的抱怨。‘坐山觀虎斗’,‘借劍殺人’,‘引風吹火’,‘站干岸兒’,‘推倒油瓶不扶’,都是全掛子的武藝。況且我年紀輕,頭等不壓眾,怨不得不放我在眼里。更可笑那府里忽然蓉兒媳婦死了,珍大哥又再三再四的在太太跟前跪著討情,只要請我幫他幾日;我是再四推辭,太太斷不依,只得從命。依舊被我鬧了個馬仰人翻,更不成個體統,至今珍大哥哥還抱怨后悔呢。你這一來了,明兒你見了他,好歹描補描補(指說話辦事有不周到處,事后加以解釋彌),就說我年紀小,原沒見過世面,誰叫大爺錯委他的。”(第十六回)

  她全用自謙的口吻,卻全是反話,得意洋洋的神態躍然紙上。洪秋蕃評鳳姐的這段話說:“是自謙,卻是自矜語。”一針見血。她用這樣的方法來自我表揚,是很聰明的。

  可是鳳辣子畢竟是辣子,是胭脂虎,洪秋蕃評:“婦人潑辣不足畏,美人而潑辣,難乎其為丈夫矣。”(第三回)鳳辣子其他事情還可以做一點讓步,唯獨丈夫拈花惹草,她最不能容忍。她預防在先,首先是要想牢牢控制丈夫,不準他在外采野花,稍有風吹草動,就要醋勁大發,毫不留情地跟蹤追擊。

  鳳姐平時摜會吃醋,就在這次賈璉剛送黛玉去蘇州后回來,平兒和鳳姐談起香菱,賈璉笑道:“正是呢,方才我見姨媽去,不妨和一個年輕的小媳婦子撞了個對面,生的好齊整模樣,我疑惑咱家并無此人。說話時因問姨媽,誰知就是上京來買的那小丫頭,名叫香菱的,竟與薛大傻子作了房里人,開了臉,越發出挑的標致了。那薛大傻子真玷辱了他。”鳳姐道:“噯!往蘇杭走了一趟回來,也該見些世面了,還是這么眼饞肚飽的。你要愛他,不值什么,我去拿平兒換了他來如何?那薛老大也是吃著碗里看著鍋里的,這一年來的光景,他為要香菱不能到手,和姨媽打了多少饑荒。也因姨媽看著香菱模樣兒好還是末則,其為人行事,卻又比別的女孩子不同,溫柔安靜,差不多的主子姑娘也跟他不上呢,故此擺酒請客的費事,明堂正道的與他作了妾。過了沒半月,也看的馬棚風一般了,我倒心里可惜了的。”

  洪秋蕃評:“鳳姐檢點大毛衣服,交昭兒帶與賈璉,又囑道:‘別勾引他認得混賬女人,回來打折你的腿!’諺云:丈夫丈夫,管妻只得一丈。今鳳姐欲管夫于數千里外,不亦奇哉!”

  她對賈璉的警惕心是非常高的,可惜鞭長莫及,管不了很遠,加上她自己管理賈府的事情繁多,也無法緊管。于是賈璉先則與仆婦通奸,后來偷娶尤二姐。

  就在鳳姐生日那天,賈璉乘她和親眷們在歡宴,他偷偷溜回家中,與鮑二的老婆幽會。鳳姐聽到這個信息,已氣得渾身發軟,忙立起來一徑來家。剛至院門,只見又有一個小丫頭在門前探頭兒,一見了鳳姐,也縮頭就跑。鳳姐兒提著名字喝住。那丫頭本來伶俐,見躲不過了,越性跑了出來,笑道:“我正要告訴奶奶去呢,可巧奶奶來了。”鳳姐兒道:“告訴我什么?”那小丫頭便說二爺在家這般如此如此,將方才的話也說了一遍。鳳姐啐道:“你早作什么了?這會子我看見你了,你來推干凈兒!”說著也揚手一下打的那丫頭一個趔趄,便躡手躡腳的走至窗前,往里聽時,只聽里頭說笑。那婦人笑道:“多早晚你那閻王老婆死了就好了。”賈璉道:“他死了,再娶一個也是這樣,又怎么樣呢?”那婦人道:“他死了,你倒是把平兒扶了正,只怕還好些。”賈璉道:“如今連平兒他也不叫我沾一沾了。平兒也是一肚子委曲不敢說。我命里怎么就該犯了‘夜叉星’。”

  鳳姐聽了,氣得渾身亂戰,又聽他倆都贊平兒,便疑平兒素日背地里自然也有憤怨語了,那酒越發涌了上來,也并不忖奪,回身把平兒先打了兩下。她平日醋勁十足,壓著平兒,不讓賈璉親近平兒。她不思自己的蠻橫霸道,反而懷疑平兒背后也有怨言,當場將氣出在她的頭上。

  打過平兒,鳳姐一腳踢開門進去,也不容分說,抓著鮑二家的廝打一頓。又怕賈璉走出去,便堵著門站著罵道:“好淫婦!你偷主子漢子,還要治死主子老婆!平兒過來!你們淫婦忘八一條藤兒,多嫌著我,外面兒你哄我!”說著又把平兒打幾下,打的平兒有冤無處訴,只氣得干哭,罵道:“你們做這些沒臉的事,好好的又拉上我做什么!”說著也把鮑二家的廝打起來。賈璉也因吃多了酒,進來高興,未曾作的機密,一見鳳姐來了,已沒了主意,又見平兒也鬧起來,把酒也氣上來了。鳳姐兒打鮑二家的,他已又氣又愧,只不好說的,今見平兒也打,便上來踢罵道:“好娼婦!你也動手打人!”平兒氣怯,忙住了手,哭道:“你們背地里說話,為什么拉我呢?”鳳姐見平兒怕賈璉,越發氣了,又趕上來打著平兒,偏叫打鮑二家的。平兒急了,便跑出來找刀子要尋死,外面眾婆子丫頭忙攔住解勸。這里鳳姐見平兒尋死去,便一頭撞在賈璉懷里,叫道:“你們一條藤兒害我,被我聽見了,倒都唬起我來。你也勒死我!”

  鳳姐大哭大鬧,最后賈璉雖然表面上道歉,可是賈母承認富貴人家男子三妻四妾的合法性,當時的社會大環境如此,鳳姐對此毫無辦法。

  一波剛平,一波又起。鳳姐整死了鮑二家的不久,賈璉索性在外偷娶尤二姐,給鳳姐造成更大的威脅。

  幸虧鳳姐知曉得早,她在偵破賈璉偷娶尤二姐之事后,設計了一整套的步驟,及時整死了這個情敵。

  她先是乘賈璉遠出的機會,將尤二姐騙入家中。她用突然襲擊的手法,來到尤二姐的秘密住處,花言巧語地欺騙她說:“皆因奴家婦人之見,一味勸夫慎重,不可在外眠花臥柳,恐惹父母擔憂。此皆是你我之癡心,怎奈二爺錯會奴意。眠花宿柳之事瞞奴或可,今娶姐姐二房之大事亦人家大禮,亦不曾對奴說。奴亦曾勸二爺早行此禮,以備生育。不想二爺反以奴為那等嫉妒之婦,私自行此大事,并不說知。使奴有冤難訴,惟天地可表。前于十日之先奴已風聞,恐二爺不樂,遂不敢先說。今可巧遠行在外,故奴家親自拜見過,還求姐姐下體奴心,起動大駕,挪至家中。你我姐妹同居同處,彼此合心諫勸二爺,慎重世務,保養身體,方是大禮。若姐姐在外,奴在內,雖愚賤不堪相伴,奴心又何安。再者,使外人聞知,亦甚不雅觀。二爺之名也要緊,倒是談論奴家,奴亦不怨,所以今生今世奴之名節全在姐姐身上。那起下人小人之言,未免見我素日持家太嚴,背后加減些言語,自是常情。姐姐乃何等樣人物,豈可信真,若我實有不好之處,上頭三層公婆,中有無數姊妹抽娌,況賈府世代名家,豈容我到今日。今日二爺私娶姐姐在外,若別人則怒,我則以為幸。正是天地神佛不忍我被小人們誹謗,故生此事。我今來求姐姐進去和我一樣同居同處,同分同例,同侍公婆,同諫丈夫。喜則同喜,悲則同悲,情似親妹,和比骨肉。不但那起小人見了,自侮從前錯認了我,就是二爺來家一見,他作丈夫之人,心中也未免暗悔。所以姐姐竟是我的大恩人,使我從前之名一洗無余了。若姐姐不隨奴去,奴亦情愿在此相陪。奴愿作妹子,每日服侍姐姐梳頭洗面。只求姐姐在二爺跟前替我好言方便方便,容我一席之地安身,奴死也愿意。”說著,便嗚嗚咽咽哭將起來。尤二姐見了這般,也不免滴下淚來。

  鳳姐在尤二姐面前竟然謙稱自己是“奴家”、“奴”,用極其謙卑的話來麻痹尤二姐。毫無心機,善良老實的尤二姐果然完全中計,被她順順利利地騙入虎窠。

  尤二姐進入賈府后,鳳姐調唆丫頭仆人虐待她,辱罵諷刺,無所不用其極,最后甚至連飯也不給她吃。同時在外面迂回包抄,一心欲置她于死地:鳳姐一面使旺兒在外打聽細事,這尤二姐之事皆已深知。原來已有了婆家的,女婿現在才十九歲,成日在外嫖賭,不理生業,家私花盡,父親攆他出來,現在賭錢廠存身。父親得了尤婆十兩銀子退了親的,這女婿尚不知道。原來這小伙子名叫張華。鳳姐都一一盡知原委,便封了二十兩銀子與旺兒,悄悄命他將張華勾來養活,著他寫一張狀子,只管往有司衙門中告去,就告璉二爺“國孝家孝之中,背旨瞞親,仗財依勢,強逼退親,停妻再娶”等語。這張華也深知利害,先不敢造次。旺兒回了鳳姐,鳳姐氣得罵:“癩狗扶不上墻的種子。你細細的說給他,便告我們家謀反也沒事的。不過是借他一鬧,大家沒臉。若告大了,我這里自然能夠平息的。”旺兒領命,只得細說與張華,逼他到官府去告賈璉。

  鳳姐在尤二姐面前一直裝笑臉,背后則調動丫頭仆人隔離她,讓她單獨吃苦,處于孤立無援的絕望境地。尤二姐受盡虐待,終于成病,她天性軟弱,只能以自殺告終。

  鳳姐及時翦滅了尤二姐這個心腹大患,在此之前,因為胡醫生的幫忙,他亂開藥方,將尤二姐腹中的一個男胎給打了下來。否則,尤二姐為賈璉生下兒子,鳳姐的地位要一落千丈了。

  鳳姐整死尤二姐,取得了眼前的重大勝利,也埋下了重大的隱患:賈璉因為痛惜尤二姐,和她的感情漸漸淡薄,直至失去,心中對她懷恨不已。她實際上還是失去了丈夫,就等那一天總爆發而已。曹雪芹未完成的《紅樓夢》結尾的可能是王熙鳳最后“哭向金陵事更哀”,賈璉休棄了她,她離婚后只能哭著回到家鄉金陵去了。

  ●女曹操治家的恩威并施和縱放自如

  王熙鳳受老太太和二太太的委托,主持著家政。她在賈府(榮國府)執掌著實際的權力,并一度兼職管理寧國府,撥亂反正,將寧國府治理得井井有條。論才干,無人能及得上她,在榮寧兩府確是非鳳姐莫屬。

  曹雪芹在《紅樓夢》中盛贊鳳姐在寧國府協理秦氏喪事的才干說:“金紫萬千誰治國?裙釵一二可齊家。”

  上面我們談到鳳姐治家,充分依靠賈府“最高領導”賈母的信任和支持,用上了曹操發明的挾天子而令諸侯的妙法。曹操是怎么樣的人呢?《三國演義》中許劭用兩句話來評論曹操其人:“治世之能臣,亂世之奸雄。”人都謂是確評。涂瀛《紅樓夢論贊》借用這兩句話來評鳳姐的治家之能,概括地形容了鳳姐的治家的才華,也可以說是確評。青山山農《紅樓夢廣義》對鳳姐的贊頌比較具體,他說王熙鳳“智足以謀天,力足以制人,骎骎乎擅兩府,而惟其欲為矣”針對鳳姐是女中豪杰的身份,二知道人稱王熙鳳為“胭脂虎”,傳神形象地抓住了她的特點。秦可卿欽佩萬分地恭維她是“脂粉隊里的英雄”,其實就是“胭脂虎”的雅稱。

  鳳姐協理寧國府,是寶玉的推薦,他至賈珍耳邊說了兩句。賈珍聽了喜不自禁,連忙起身拉了寶玉,便往上房里來,要當場與邢夫人、王夫人和鳳姐本人拍板。寶玉做人渾渾噩噩,不懂世事,他只有這件推薦的事辦成辦好。

  賈珍說對王夫人說:“從小兒大妹妹玩笑著就有殺伐決斷,如今出了閣,又在那府里辦事,越發歷練老成了。我想了這幾日,除了大妹妹再無人了。嬸子不看侄兒、侄兒媳婦的分上,只看死了的分上罷!”賈珍深知鳳姐的根底,所以敢于將全家的管理大權拱手相讓。

  王夫人心中怕的是鳳姐兒未經過喪事,怕他料理不清,惹人恥笑。今見賈珍苦苦的說到這步田地,心中已活了幾分,卻又眼看著鳳姐出神。那全鳳姐素日最喜攬事辦,好賣弄才干,雖然當家妥當,也因未辦過婚喪大事,恐人還不服,巴不得遇見這事。今見賈珍如此一來,他心中早已歡喜。

  三家評本的眉批說“‘好賣弄才干’五字是鳳姐一生受苦處”。這固然是批評鳳姐自討苦吃,實際上也因為能者多勞,能者多是勞碌命。而且對能者來說沒有事情干,閑著打發日子,她才感痛苦難受。對能者來說,忙忙碌碌,她感到生活充實有趣。

  那鳳姐先見王夫人不允,后見賈珍說的情真,王夫人有活動之意,便向王夫人道:“大哥哥說的這么懇切,太太就依了罷。”王夫人悄悄地道:“你可能么?”鳳姐道:“有什么不能的。外面的大事已經大哥哥料理清了,不過是里頭照管照管,便是我有不知道的,問問太太就是了。”接著鳳姐面對王夫人的詢問“你可能么”,她恭敬地回答:“便是我有不知道的,問問太太就是了。”她明知王夫人不及自己能干,還是這樣恭維地表白,講得謙虛而又有理。洪秋蕃評道:“鳳姐真善于辭令。官場熟讀此書,其應對必無乖迕。”

w w w.x iaoshu otx t.NETt,x\t,小,說天,堂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 加入收藏周錫山作品集
紅樓夢的人生智慧

秒速时时彩是哪里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