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 TXT小說天堂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鍵)
手機看小說:m.xstt5.com
當前位置:首頁 > 人文社科 > 《歷代賦評注·明清卷》在線閱讀 > 正文 第57章 壯懷賦并序(1)
背景:                     字號: 加大    默認

《歷代賦評注·明清卷》 作者:趙逵夫

第57章 壯懷賦并序(1)

  黃尊素

  黃尊素(1584-1626),字真長,馀姚(今浙江馀姚)人。萬歷四十四年進士,授寧國推官。天啟二年擢御史,天啟四年前后三次上書批評朝政得失,觸怒權閹魏忠賢,曾被奪俸一年。天啟五年,被魏忠賢同黨曹欽程借故彈劾,削籍而歸。黃尊素為人有遠慮,多智識,敢于直言,多遭魏黨忌恨。天啟六年,魏忠賢大興文字獄,借以打擊東林黨人,黃尊素也被逮遇害。著有《黃忠端公集》,存賦《清景賦》《虎丘看月賦》《浙江觀潮賦》《壯懷賦》四篇,而以《壯懷賦》最佳。

  明熹宗天啟六年(1626),黃尊素被捕遇害,時年四十三歲。賦前小序自稱“老馬”,賦中又云“掛梅冠,解疏綬”,“馀生亦已有幾”。由此推斷《壯懷賦》是他后期的作品,當作于天啟五年作者被削職遣歸故里至天啟六年被捕遇害之間。

  予幼落拓[1],不肯斤斤作俗士面孔[2]。長逢數奇[3],歲月漫漶[4],壯懷未展[5]。每思往昔豪士,縱神所往,自許必遂[6],豈有跼蹐藕穴中碌碌此身邪[7]!易水既眇,壯士空歌翔風[8];唾壺尚在,老馬忍甘伏櫪[9]。因感而賦焉。

  [1]落拓:性情放浪不羈。

  [2]孔:《歷代賦匯》作“目”。斤斤:過分計較,瑣屑。

  [3]數奇(jī):運數不利。奇,不偶。

  [4]漫漶(huàn):模糊不可辨識。此指歲月久遠,記憶模糊。

  [5]展:伸展。

  [6]自許:自夸,自期。遂:順利實現。

  [7]跼(jú)蹐(jí):畏縮不安貌。跼,同“局”,局促。蹐,后腳緊挨前腳,用極小的步子走路。藕穴:像孔一樣狹小的生活空間。碌碌:平庸,勞碌而無所作為。

  [8]“易水”二句:《史記·刺客列傳》載荊軻刺秦王的故事,燕太子丹與賓客皆白衣冠送荊軻到易水,荊軻唱“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易水,在今河北境內。眇,通“渺”,渺遠。翔風,瑞風。

  [9]“唾壺”二句:《世說新語·豪爽》:“王處仲(敦)每酒后則詠:’老驥伏櫪,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壯心不已。‘以如意打唾壺,壺口盡缺。”唾壺,痰盂。忍甘,怎忍甘心。櫪,馬槽。

  眇眇七尺[1],有軀與質[2],為隱為見,同歸于息[3]。惟神獨往,超世獨立,能汗漫于九垓[4],兼馳鶩于八極[5]。高欲與鹓鸞比翔[6],卑不與雞鶩爭食[7]。憶昔楚有二胥,一覆一復,去時矢盟,別后自戮[8]。或就蘆中而覓津[9],或赴秦庭而痛哭[10],途窮而白骨笞[11],師出而封豕逐[12]。若夫會稽囚臣[13],伯越亡吳[14],游麋鹿兮蘇臺[15],乘煙浪兮五湖,變鴟夷兮遠遁[16],笑鐲鏤兮何辜[17]。若乃咸陽鑄金[18],胡亥踐祚[19],傭耕養鴻鵠之羽[20],戍卒筑鯨鯢之渡[21],揭竿斬木[22],社沈廟墮[23],長城遂傾,阿房非故[24]。若乃蘇卿漠北,一雁孤飛[25],聽胡笳而情斷[26],望隴云而魄馳[27],見節旄之盡禿[28],寧甘心于乳羝[29],謝朝露之啖言[30],嚙氈雪而何辭[31]!至如寄絲桐江[32],混跡羊裘[33],漁舟唱晚,釣石蘆秋[34]。領浦口之風月[35],辭麟閣之遠猷[36]。星已分于客帝,遺不辨乎王侯[37]。至于祭酒布衣[38],投筆而起[39],系馬于龜茲部下[40],斬首于烏孫帳里[41],諸番匍匐稱壽[42],都護端居自喜[43]。玉門回轅[44],定遠開址[45]。或乃少年健兒,別妻從軍,擊楫中流之濤[46],請纓金馬之門[47],鳴劍則蛟龍夜吼[48],展旗則風云晝屯[49]。乍棄□□而出塞[50],忽奏凱而銜恩[51]。或乃照藜書生[52],生花詞客[53],歌叢桂于小山[54],賦長楊于□□鵲[55]。筆精墨妙[56],神驚鬼泣[57],買賦皇宮[58],藏書石室[59]。或乃成仁志士,報國孤心,舌能罵賊[60],血可濺襟[61]。嬰城矢石之沖[62],厲聲劍戟之林[63],山河震而色慘,風云蔽而回陰[64]。或有信陵義魄[65],朱家俠腸[66],意至鞭石可橋[67],心許投鼎何傷[68]?符竊而晉鄙椎[69],髡鉗而亡命藏[70]。卒能脫邯鄲于虎口,守季布于淮陽[71]。

  [1]眇眇:微小。七尺:指身軀。

  [2]軀:軀體。質:指思想和靈魂。

  [3]為隱為見:無論是隱居或是出仕。隱,困窮隱伏,不得出仕。見,現,顯貴出仕。息:通“熄”,死亡。

  [4]汗漫:無邊無際。九垓(gāi):九重天。

  [5]馳鶩(wù):迅速奔走。八極:八方極遠之地。

  [6]鹓(yuān)鸞:鹓雛和鳳凰。鸞,鳳凰的一種。

  [7]雞鶩:雞鴨。

  [8]二胥:指春秋時代楚國的伍子胥和申包胥。二人為知交。楚平王七年(前522),伍子胥之父楚國大夫伍奢被殺,他逃離楚國時與申包胥發誓要滅掉楚國。《史記·伍子胥列傳》:“(子胥)謂包胥曰:’我必覆楚!‘包胥曰:’我必存之。‘”伍子胥經宋鄭等國入吳。楚昭王十年(前506)吳王用伍子胥計攻破楚國。申包胥到秦國求救,在秦廷痛哭七日七夜,終于使秦發兵救楚。楚得以復國。別后自戮:別后二人各自努力。

  [9]或就蘆中而覓津:據《吳越春秋》載,伍子胥過昭關,遇關吏索。伍子胥逃至江邊蘆葦叢中,尋覓漁父渡船到千潯之津。

  [10]“或赴”句:指申包胥求救兵于秦事。

  [11]途窮而白骨笞:指伍子胥被逼途窮之際,逃至吳國,破楚,發平王之骨而鞭之。

  [12]師出而封豕逐:《左傳·定公四年》:“申包胥如秦乞師,曰:’吳為封豕長蛇,以薦食上國,虐始于楚。‘”秦國出救兵于楚,吳國軍隊敗走。封豕,大豬。

  [13]會稽囚臣:指范蠡。吳亡越,勾踐率軍退保會稽,故稱范蠡為“會稽囚臣”。會稽,春秋時代越國建都于此,故址在今浙江紹興。

  [14]伯越亡吳:范蠡幫助越王,勾踐滅掉吳國而使越國稱霸。伯,通“霸”。

  [15]蘇臺:姑蘇臺,又稱胥臺。春秋時吳王闔閭在蘇州西南的姑蘇山上所筑。夫差后來在臺上建春宵宮。越滅吳,焚其臺。姑蘇臺成為麋鹿游走的地方。

  [16]“乘煙”二句:范蠡助勾踐滅吳后,知勾踐為人不可以共安樂,因而浮海出齊,隱遁江湖。變姓名,自稱鴟夷子皮。

  [17]鐲鏤:劍名。勾踐最后賜文仲屬盧之劍自刎。鐲鏤又稱屬盧。用文種與范蠡相對照,笑文種不能及時隱退。

  [18]咸陽鑄金:《史記·秦始皇本紀》載:秦滅六國,統一天下之后,“收天下兵,聚之咸陽,銷以為鐘,金人十二,重各千石,置廷宮中”。

  [19]胡亥踐祚(zuō):胡亥登帝位。

  [20]傭耕:指陳涉。《史記·陳涉世家》:“陳涉少時,嘗與人傭耕,輟耕之壟上,悵恨久之,曰:’茍富貴,無相忘。‘庸者笑而應曰:’若為庸耕,何富貴也!‘陳涉太息曰:’嗟乎,燕雀安知鴻鵠之志哉!‘”鴻鵠:天鵝,比喻英雄。

  [21]戍卒:指秦二世元年(前209)七月,陳涉、吳廣押送的戍守漁陽的九百名閭左戍卒的大澤鄉起義,此句指起義的戰士以大量的死亡來推動戰爭的發展。鯨鯢(ní):鯨魚。雄的叫鯨,雌的叫鯢。比喻被殺戮之人。《文選·李陵答蘇武書》:“上念老母,臨年被戮,妻子無辜,并為鯨鯢。”

  [22]揭竿斬木:《過秦論》:“斬木為兵,揭竿為旗。”

  [23]社沈廟墮:指秦國覆滅。沈,同“沉”。墮(huī),通“隳”,毀壞。

  [24]傾:毀廢。阿房非故:阿房宮不是原來的樣子。《史記·項羽本紀》:“項羽引兵西屠咸陽,殺秦降王子嬰,燒秦宮室,火三月不滅。”阿房宮為項羽所焚。

  [25]蘇卿:蘇武,字子卿。西漢天漢元年(前100)奉命出使匈奴被扣。匈奴貴族威脅誘降,并把他遷到北海(今貝加爾湖)邊牧羊,堅持十九年不屈。漠北:荒漠的北方,指北海。為當時匈奴的北境。

  [26]胡笳:古代流行于塞北和西域一帶的少數民族的管樂器。

  [27]隴:此代指漢朝國都長安。隴本來指甘肅、陜西一帶。魄馳:形容蘇武思念故國魂牽夢繞之狀。

  [28]節旄:蘇武出使匈奴時所持的節杖。節,以竹制之,上端裝飾旄牛尾。《漢書·李廣蘇建傳》:“武既至海上……杖漢節牧羊,臥起操持,節旄盡落。”

  [29]乳羝:使公羊產仔。《漢書·李廣蘇建傳》:“乃徙武北海無人處,使牧羝,羝乳乃得歸。”

  [30]謝朝露之啖言:指蘇武拒絕李陵的勸降。李陵曾用“人生如朝露,何久自苦如此”來動搖蘇武的意志。啖(dàn)言,利誘。

  [31]嚙(niè):吃。氈雪:氈毛和冰雪。《漢書·李廣蘇建傳》:“天雨雪,武臥嚙雪與旃毛并咽之,數日不死。”

  [32]寄絲桐江:指東漢嚴光事。寄絲,寄情于釣魚。絲,絲綸。桐江,在桐廬縣北,合桐溪叫桐江,即錢塘江中游自嚴州至桐廬一段的別稱。

  [33]混跡羊裘:指嚴子陵披著羊裘釣于澤中。混跡,混雜自己的足跡于人群之中。

  [34]釣石:嚴光隱居垂釣的地方。在浙江桐廬縣的富春江畔有東西二臺,此指西臺。蘆秋:蘆花開放的秋天。

  [35]領:領略,欣賞。浦口:小河入江的地方。風月:清風明月,指美好的景色。

  [36]辭:推辭,謝絕。麟閣:即麒麟閣,漢代蕭何造,在未央宮中。漢宣帝時繪霍光等十一位功臣像于閣上。遠猷(yóu):遠謀。

  [37]“星已分”二句:《后漢書·嚴光傳》:“(光武帝)復引光入,論道舊故……因共偃臥,光以足加帝腹上。明日太史奏,客星犯御座甚急。帝笑曰:’朕故人嚴子陵共臥耳。‘”不辨,不察。這兩句意思是說雖然在星宿上有客星與帝座的尊卑之分,但在嚴光眼里沒有貴賤之別。

  [38]祭酒布衣:指班超。《后漢書·班超傳》載:相者對班超說“祭酒,布衣諸生耳,而當封侯萬里之外”祭酒,對尊者的一種敬稱。這里指班超。

  [39]投筆:《后漢書·班超傳》:“(超)家貧,常為官傭書以供養。久勞苦,嘗輟業投筆嘆曰:’大丈夫無他志略,猶當效傅介子,張騫立功異地域,以取封侯,安能久事筆硯間乎?‘”

  [40]龜(qiū)茲(cí):古西域城國。位于天山南麓。

  [41]烏孫:古西域城國。在今新疆伊犁河流域。

  [42]匍匐稱壽:爬在地上向班超祝福。

  [43]都護:班超曾為西域都護。端居自喜:指西域各族平靜,班超安然自樂。

  [44]玉門回轅:指班超年老思鄉,上疏說:“臣不敢望到酒泉郡,但愿生入玉門關。”漢和帝永遠十四年(102)返回洛陽。

  [45]定遠:指班超被封為定遠侯。開址:指班超遠征西域開拓了疆土。

  [46]擊楫中流:《晉書·祖逖傳》:“(逖)中流擊楫而誓曰:’祖逖不能清中原而復濟者,有如大江!‘”楫,船槳。

  [47]請纓:請求以長繩縛敵,指投軍報國。纓,繩子。《漢書·終軍傳》:“(光武帝)乃遣軍使南越,說其王,欲令入朝,比內諸侯。軍自請,愿受長纓,必羈南越王而致之闕下。”金馬之門:漢代宮闕門名,為百官待詔之處。

  [48]鳴劍:《太平御覽》卷三四三:“神龍化為寶劍,時作龍鳴。”蛟龍夜吼:形容劍鳴似蛟龍在夜間吼叫。

  [49]展旗:軍旗招展。屯:聚集。

Www.xiaosHuotxt.netT,Xt,小,說天,",堂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 加入收藏趙逵夫作品集
歷代賦評注·漢代卷歷代賦評注·明清卷

秒速时时彩是哪里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