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 TXT小說天堂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鍵)
手機看小說:m.xstt5.com
當前位置:TXT小說天堂 > 全部作家 > 武俠小說作家 > 劉建良作品及代表作推薦

劉建良作品全集

劉建良  男,碼字狂人,1970年生于湖南,讀了十年書,下了十年井。十六歲想當作家,二十九歲才發表第一個字,從此一發不可收。幾年間發表了超過三百萬字的作品,以數量和質量,確立了其在玄幻武俠界的宗師地位。他的作品,可以去起點中文網或者幻劍書盟去閱讀。2002年加盟《武俠故事》雜志,一口氣推出《鬼劍小子》、《靈鷲飛龍》、《風野七咒》、《梵音邪針》、《美女江山一鍋煮》、《逆天譜》《極魄孤星》等七部武俠仙俠長篇小說,以跌宕的情節、雄奇的想象,在幻劍書盟等網站引發萬千“良粉”的熱情追捧。長篇《逆天譜》和《極魄孤星》已經在《武俠故事》雜志連載完結,最新長篇《三千光明甲》正在《武俠故事》雜志連載中。

美女江山一鍋煮

簡介:故事梗概 街頭混混出身的戰天風,除了滑頭之外別無所長,一次偶然的機遇,讓他遇到了號稱七大災星之一的天鼠星壺七公,假冒吞舟國將軍之女蘇晨的意中人應親,其間又靠七喜國假太子的身份羞辱了奸臣紀葦,不料壺七公偷給戰天風用來證明身份的玉竟是號稱三大邪門之首的九鬼門的鎮莊之寶鬼牙石,由此戰天風被九鬼門門主之女鬼瑤兒于婚禮之上搶走,并被逼要過九鬼門九次追殺便可娶鬼瑤兒為妻,后戰天風逃走,又遇七大災星之一的天廚星助其剿滅刑天道人但天

風野七咒

簡介:《風野七咒》是幻劍書盟、《武俠故事》超人氣作家劉建良的扛鼎之作,小說講述了一個少年英雄雪槐縱橫天朝、建功立業的宏大故事。魔影詭謀,英雄美女,情與義的激烈沖撞,愛與恨的輾轉纏綿,少年仗劍,唱響天朝絕曲。《風野七咒》有如一部玄幻版的波瀾壯闊的中華民族史詩,像一面旗幟一樣,擎起東方民族自強不息的精神。 一出生,他手臂上就有一個封印,不知從何而來,有人告訴他,被封印的,是戰神與魔神雙重的祝福。當機緣巧合他得到天眼神劍,被封印的神秘

極魄孤星

簡介:人有三魂七魄,但一般人是不知道的。生則任其來,死則隨其去,無知無覺,唯有魄師以神秘的魄術,可以咒攝魂魄。一魂三魄為士,兩魂五魄為師,三魂七魄為尊,所有的魄術,必須要有魄才能發放,咒攝住的魄越多,就可以修煉更高的魄術,威力也就更大,咒攝得三魂七魄,天地任你縱橫。陳七星本是一個孤兒,卻因機緣巧合,踏入神秘詭異的魄術界,然而他自身卻有著一個不同于常人的地方:他天生比別人少了六個魄,只有三魂一魄,他卻不知,自己身負千年罕見的孤絕之魄.極魄孤星,他

鬼劍小子

簡介:洞庭湖水,潮漲潮落,到了明正德七年。正是春寒料峭,洞庭湖水也似乎有點兒怕冷,風一吹,便一層一層的皺起了眉頭。柳條兒已經抽出來了,嫩嫩的鵝黃色的柳芽,象張著的鶯哥嘴兒。兩個黃鸝鳥,在枝條間竄上竄下,嘰嘰喳喳,旁若無人的說著知心話兒,全不管別人煩也不煩。一株柳樹下,盤膝坐了一個道人。他五十來歲年紀,長條臉,兩眉斜飛入鬢,雙眼似睜似閉,偶一開合,精光逼人。他叫秋風子,青城七子之一,一手青城劍,追風逐月,在武林中大大有名。w w w. xiao shuotxt. net

逆天譜

簡介:逆天譜,劉建良著,玄幻類小說,《武俠故事》雜志連載。縱橫中文網連載。 一部唯一讓劉建良先生三易其稿的精心之作! 一部超越《美女江山一鍋煮》的驚人構思! 一部尚未刊登已引發無窮猜測與模仿的百萬巨著! 歲七月,火伏而金生。奸商吳不賒舒服地躺在自己客棧的門口琢磨怎么坑人騙錢,一男一女兩個小孩子走進了客棧,沒想到,這兩個孩子竟然是含冤而死的當朝忠良之后。在一個老秀才大義凜然的夸獎下,吳不賒的奸商本質和俠義沖動激烈交鋒,竟然承諾千里

三千光明甲

簡介:卻說九州之中,有座浣花城,人煙繁茂,商旅通達,最是第一等繁華富庶之地,城中有一戶人家,頂門的漢子姓于,名石硯,這于石硯本是貧民家子弟,卻是打小上進,居然給他考中了功名,先是在縣衙做了主薄,后又做了縣丞,手中有權和錢,他到也靈泛會送,便謀了一個肥缺,做了牢城營都管。所謂牢城營,就是押犯人的地方,犯人關在牢房里,什么也不做,還天天要給他送飯,坐牢還是做大爺呢,所以朝庭便另設牢城營,但凡正式判了刑的,便不再關牢房里,而是送到牢城營來,找事給他們做,所得收入

靈鷲飛龍

簡介:他身懷傳燈大法而不自知,懵懵懂懂闖入江湖,陰差陽錯地擊敗兩大魔派,挽救了鐵血盟。他是天龍、陰魔的化身,被激發了絕世雄心的他,將會在這個詭異的江湖掀起如何的軒然大波?他是個情癡,一看見美女就兩眼發直、目瞪口呆,被情魔入侵而成為絕世情種的他,在這個香艷江湖,又會上演怎么的風流秩事...... 這和尚不知有多少年紀,也許五十歲,也許六十歲,但也許三十歲還不到。因為就算三十歲最壯盛的漢子,身手也沒有他壯健敏捷,尤其是在水里。江流本急,到惡鬼

梵音邪針

簡介:風雪遭變好雪,天地皆白。這雪還是三天前開始下,到今兒個早間才堪堪止住,放眼望去,樹高屋腫,天地間所有的一切,仿佛都套上了一件厚厚的白棉衣。雪塞路斷,但從縣城出來的官道上,還是有人走。兩個人,走在前面的,是個十三、四歲的女孩子,穿著大紅襖兒,雪白的瓜子臉上,兩顆烏杏似的大眼珠兒,活潑靈動。她甚是頑皮,走路不好好的走,一蹦三跳,踢得雪末子亂飛。wWw:xiaoshuotxt?net

秒速时时彩是哪里出的